北京和田文化有限公司:北京知名的全网网络营销和品牌公关公司,北京SEO顾问崔学超专业提供SEO优化服务、SEM推广渠道拓展托管、全网营销优化和品牌危机公关等

北京和田文化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中国互联网残酷真相:封闭的孤岛、割裂的世界

2019-02-01 15:00:16 北京和田文化 阅读
北京和田文化

前几日,一篇名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引发媒体热议。

文章着重指出了百度作为搜索引擎,却将更多流量导入到了自建的百家号体系中,有失搜索引擎该有的独立性。

文章一经发出,众多媒体相继跟进,讨论百度自建百家号成为部分搜索内容承接的做法是否妥当。但如果深究其背后的行业现状和百度处境,或许能发现这场舆论战中个别重要观点的缺失。关于百家号的热议,也牵扯出了当下孤立、割裂的互联网现状。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和爆发,成为了搜索领域角色被动转变的关键推动力。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不仅将用户迁移到了移动端,也将用户的需求一同带入了移动端。而App本身特殊的封闭性,使得信息无法检索和被抓取,搜索引擎在面对移动时代的App形态,显得束手无策。

对此互联网评论家尹生曾表示:百度搜索的情况有很大的一个背景是,在APP时代,各个内容APP之间的内容彼此是孤岛,用百度自有搜索引擎爬虫是很难爬到其他家的内容,这就迫使百度不得不去发展自己的内容生态,包括百家号等。所以所谓“百度倾斜百家号”,这是一个不太客观的说法。

这是百度被迫自身参与内容创作的一个基本环境背景。

中国互联网这二十多年,用户对信息获取的入口大概经历了“总”-“分”-“总”的状态。

第一个“总”是PC时代,主流网络信息内容几乎全部来自于四大门户+百度,信息入口相对简单和统一。

移动时代,信息入口被App彻底打碎切割,用户信息进入“碎片化时代”,也就是“分”时代。

如今长久的信息爆炸和浸泡让很多用户对极度分散的信息入口产生了厌倦和焦虑,信息归“总”的呼声渐高。百度有意识到这样的时代变化,并也曾尝试给予解决方案。面对App时代下的信息孤岛,百度首先提出了做轻应用,简化信息获得的操作门槛,虽然此后未深发力,但这为之后微信和百度相继推出的小程序提供很好的参考。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大家都在尝试将零碎的移动互联网信息服务需求,重新整合起来。这个过程也正是尝试打破App自我封闭和繁重的弊端。

小程序是百度在功能服务层面替代App的解决方案,但从内容信息呈现和抓取上,想要弥补App所带来的信息屏蔽,百家号则是其重要解决方案之一。

自媒体时代的繁荣让有内容生产能力的机构和个人爆发增加,作为内容信息的重要创作者的代表,自媒体人群成为个各大平台拉拢的对象。微信公众号、头条号、企鹅号、大鱼号、搜狐号、一点号、凤凰号,自媒体的强劲的内容产出能力,让众多内容信息平台开始有筹划建立自身生态的想法,众多平台账号接踵而至。甚至有些内容信息平台还会要求作者签独家协议,目的也都是一个,锁住内容,留住时长。对于更多没有限定独家供稿的平台,则出现了媒体圈戏称的“一处水源,全球供应。”

一方面曾经中小网站人才流失,技术和网站体验更新效率低,影响用户阅读体验;另一方面各内容平台方揭竿而起,依靠自媒体创作者人才红利大力发展自身闭环生态;本已经在移动端受限于App信息孤岛的阻碍,百度无法在对被其他小生态圈对检索内容的威胁,发力自身内容,填充检索结果,是百度必须要做的事。

就像知名自媒体人罗超所说:不做百家号,百度才是真等死。

百家号,更像是“百号争鸣”下的自我防御。但百度没有被太多人理解,因为被架在了“独立搜索”的审讯台上。在独立面前,人们习惯性地忽视了体验、适合、质量的重要性,也无视了企业商业发展的诉求。

搜索算不算“基础公众设施”?

“独立”最强的支撑是“基础公众设施”的属性。最初的PC时代,几乎互联网内所有信息都可以被搜索引擎抓取,那么一定程度上,搜索引擎是具有社会网络基础服务设施的属性,因为全网为搜索引擎敞开了怀抱,用户有权利通过这个入口获得中立的信息展示。

如今百度内搜索不到淘宝内的信息,搜不到微信内的信息,搜不到移动端的海量信息,当信息对百度不开放的时候,我们仍将百度作为基础公共设施看待,要求信息的全面的客观,还是否合理?

头腾大战时,头条喊话腾讯微信是具有移动互联网“水电基础设施”。任何一家企业都希望自己能做到网络水电这种基础设施的程度和能力,但没人会愿意这样被别人说。因为一旦带上公共基础设施的帽子,就必定要受到全民审视,以及“不得不”的开放。

头条希望通过微信来获得流量快速发展自己的如抖音、多闪等产品,且不说是否会伤害用户体验,但众所周知若是抖音和多闪得到快速发展,一定会给微信带来巨大威胁。双方就是否属于基础设施的属性而你来我往,不过很多人都清楚,这顶帽子无非是想撬开腾讯商业生态的闭环。

百度也遇到了类似的处境。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表示:“如果搜索引擎不能坚守公正中立,自我导流,是在破坏公平竞争环境 。”这个评价的威力在于,让百度搜索与“水电基础设施”挂上的等号。

百度的这次舆情争论中,也并不是没有人看到客观的一面。微博CEO王高飞就曾对此公开表示过:百度只是对“搜新闻”进行了内生化,但是站在百度角度,腾讯/头条的资讯搜索都是内生的,凭啥百度要做开放?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腾讯/头条,没有被冠以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标签,所以不开放是可以默认接受的。

百度到没有微信那么省心可以一封了之,而是需要自建百家号,参与搜索内容承接。但不一样的是,百度一直没有摘掉“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帽子,举步维艰。

很多民众对百度的评判还完全基于百度,与十年前的认知可能一点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时代变了,搜索本身的定义也变了。百度无法像微信、支付宝哪样朝着移动互联网一骑绝尘,因为百度搜索目前仍就是横跨在PC和移动二者之间,并且更多时候,百度是被以PC视角在审视和评价,因为这也是更适合水电论的视角。

如果想要查下周末吃哪家餐厅,你可能会在美团上搜索查询,如果你想知道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你也有可能去猫眼、格瓦拉等App上搜索。移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生活服务类App都在或多或少一边屏蔽抓取,一边自己做着“搜索”的生意,而被蚕食市场份额的百度,则被钉在了独立搜索的公共道德架上。

在搜索功能被不断分散的时候,该如何定义搜索?理论上能连接用户需求和服务内容/信息的入口,都可以理解为搜索入口。这对百度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的变迁,所以百度也正在谋求一次新时代下的蜕变。

百度搜索内容导向百家号这事,单就从产品形态看,无论用户体验优劣,还是从商业发展趋势,方向都并没有大的问题,甚至可以看成百度面向未来的积极改变。这种改变对与否,最终是用户投票决定的。



标签: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