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田文化有限公司:北京知名的全网网络营销和品牌公关公司,北京SEO顾问崔学超专业提供SEO优化服务、SEM推广渠道拓展托管、全网营销优化和品牌危机公关等

北京和田文化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2018年这个寒冬“共享经济”凉凉了,“循环经济”悄然走红

2018-12-12 16:44:05 北京和田文化 阅读

2018年冬天的朋友圈,ofo岌岌可危的新闻来回刷了好几次屏。2014年开始起风的“共享经济”,一度火热到爆,出行、住宿、时间、小型设备,只有有闲置时间的资源,都可以拿来共享,都可以成为“流量入口”。截止今日,除了出行(滴滴、Uber)和住宿(小猪短租、Airbnb)里烧出来的几个巨头,大部分共享项目,或被认为是烧钱游戏,或被证实刚需不够,最后或如摩拜卖身巨头,或如OFO左支右绌,或者彻底陷入“凉凉”局面。

经济下行周期,追求价值的“循环经济”模式最近倒是频见利好——阿里投资“回收宝”、腾讯大筹码押注“转转”、京东发布“拍拍二手”,连尚处于创业期的二手奢侈品交换平台、二手书交换平台,都纷纷获得资本青睐……

巨头们在循环经济上密集出手,其实不难理解。循环经济走红,反映了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心态的成熟– 中国人进入了“追求个性化”和“追求性价比”并举,既希望获得优质的产品与服务、又趋于理性花钱的阶段。

一篇题为《马云马化腾鏖战闲置电商,共享经济已死,循环经济永生》的文章总结得好:消费繁荣的国家,循环经济都十分发达。在瑞典等发达国家,每家每户都会买卖二手,二手交易占GDP在10%以上;在2013年的美国,闲置市场对总零售的渗透率已经达到0.8%,远高于今天的中国。日本不只是有中古店、大黑屋,还诞生了唯一一家移动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二手电商平台Mercari。

北京和田文化

Mercari网站首页

如今,对比中国和循环经济繁荣的发达国家的情况不难发现,我们的循环经济爆发,基本条件也已成熟:物质的极大充裕、闲置物品的大量出现;人们消费理念和消费心理的改变,不再认为“循环”、“二手”是跟“买不起”挂钩的行为,而是“环保”、“时尚”的体现;配套的物流配送、信用体系的完善……

2016年iOS二手买卖app指数top6

但是,目前观察下来,在中国,循环经济走红的领域大都还集中在3C产品、书籍、家具等,和个人消费品相关的,尤其是直接接触皮肤的类别,比如衣服和首饰,国人对二手产品的接受程度还是较低。大家普遍认为,上身的东西,还是担心卫生问题,心理上的坎不容易跨过去。

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呢?既可以重启旧物价值,达到“循环经济”环保又经济的目的,又没有“二手货”的担忧?

本记者最近留意到的轻珠宝品牌myFlair美范,似乎提供了一种两全的方案。

北京和田文化

myFlair美范提供来自独立设计师和时尚买手的“全球好设计”轻珠宝,价位200元到1000元。新鲜之处是,该品牌推出了独创的“无限焕新” 模式:

购买12个月内,消费者可以把旧品退给品牌,原价抵扣下一件产品的价格,每次换新的服务费几十元起;品牌回收的旧品,经筛选后回厂翻新镀金,然后重回品牌店铺的“Pre-Loved环保区”,以优惠低价重新出售。

myFlair美范模式下,消费者拿到的翻新品,是经历工厂重新抛光镀金流程的产品,干净程度与新品无异,不存在“二手货”的卫生问题。这些原本可能被抛弃的首饰,再次得到发光机会,是个环保有益的“循环”无疑了。

北京和田文化

记者在用友集团大会上采访过myFlair美范轻珠宝创始人邹钦,这位有华尔街金融背景的跨界创始人表示,myFlair美范希望解决女性首饰消费中的若干痛点,其中一个是时尚快消带来的巨大环境负担。

时尚首饰是妥妥的易耗品,磨损、氧化、断链、磕碰后掉钻掉珠,耳环戴着戴着就只剩一只了,是每个女生都遇到过的事。有了瑕疵的首饰,基本就只有被丢弃一种可能;即使因为舍不得,在首饰盒里放上几年,最终也还是会丢弃。

然而,生产首饰的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的能源和水,给环境带来的负担不小。仅仅因为几颗脱落的水钻,或者一小块氧化变色的金属,整件首饰被抛弃,是对资源不小的浪费。

北京和田文化

身为资深职场女性,邹钦相信,我们的时尚消费可以也应该是“聪明的、新鲜的、环保的”,鱼和熊掌可以兼得。

在myFlair美范,无论是戴腻了、磨损了,还是零件坏了、没有理由就是不喜欢了,购买/换新之日起12个月内,都可以退给品牌,原价抵扣换新;耳环即使丢了一只,还是按原来一对的价格抵扣;“无限焕新”模式极大地降低了女性的首饰购买成本,越换平均单价越便宜,是为“聪明的”。来自独立设计师和时尚买手的千余款好设计,每周上新,风格轻快高级,这是“新鲜的”。旧品回厂翻新,重放光芒,消费者没有“二手货”的卫生担忧,这是“环保的”。

北京和田文化

循环经济下的消费理念,是更愿意把消费重点放在产品的使用特性和自己的需求的匹配上,这也是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的消费特征。这个消费人群非常善于处置自己的闲置资产,使其具有重组的流动性,从而完成更多的消费。

myFlair美范让消费者在产生购买行为时,就已经找到了处置闲置首饰的平台,品牌内部即构建了“循环经济闭环”,确有些新意。对消费者而言,首次购买时,就已经获得了处置无用资产的“期权”/ option,不用再上其他二手平台找交易方,应该是相当省心了。

循环经济下不仅仅是消费在升级,环保意识和环保精神也在升级,对待闲置的态度在升级,只选对的不选贵的消费理念也在升级。这些升级之下,都正蕴育着新一轮的时代机遇。



标签:   共享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