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田文化有限公司:北京知名的全网网络营销和品牌公关公司,北京SEO顾问崔学超专业提供SEO优化服务、SEM推广渠道拓展托管、全网营销优化和品牌危机公关等

北京和田文化

全网营销
网站首页 > 资讯内容 > 社会热点

网络中立性被 FCC 撤销,互联网入口会被美国运营商完全控制吗?

2017-12-18 11:22:04 北京和田文化 阅读

2015 年 2 月 26 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关于“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的法规提案。然而到了 2017 年 12 月 14 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再次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废除了上述“网络中立性”法规。

北京和田文化

一立一废,美国的网络中立性原则以法规的形式,只存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

何谓网络中立性?

在美国的政治话语体系中,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本身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但就本文所要涉及的问题而言,它主要指的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所有互联网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接入设备和选择服务运营商。

这一原则要求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防止网络服务提供商(也就是运营商)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从而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北京和田文化

举例来说,Verizon 是美国一家运营商,而 Gmail 和 Outlook 是一对竞争对手;理论上,Verizon 可以与 Google 签订合约,在后者付费的情况下,给予 Gmail 的数据以优先权,这样就可以导致用户访问 Gmail 比 Outlook 快很多。如果 Verizon 真的这样做了,可以获取巨大经济利益,但违背了网络中立性原则。

因此,网络中立性原则在 Google、亚马逊、微软等互联网巨头这里得到支持,但却遭到了 AT&T、Verizon 这样的运营商的反对。

网络中立性背后的政治分歧

基于不同的利益背景或道德立场,关于网络中立性的分歧非常大。这种分歧不仅仅存在于科技公司之间,也存在于持有不同政见的政治人物之间,比如说美国近两任总统奥巴马和特朗普之间。

奥巴马一直是网络中立性的坚定捍卫者。雷锋网了解到,奥巴马在任美国总统期间,从 2009 年起就一直大力推进网络中立性的发展。在奥巴马的支持下,FCC 于 2009 年 10 月开始起草关于“网络中立性”的法规提案,并于 2015 年 2 月以 3 票赞成、2 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为此,奥巴马还曾专门写了一封信来表达对这一结果的赞赏。

北京和田文化

然而,与奥巴马的立场相反,特朗普恰恰是网络中立性的坚定反对者。

早在 2014 年,还没有上位的特朗普就曾经对网络中立性表示反对,他说:“奥巴马对互联网的攻击是又一次从上到下对权力的攫取。网络中立性就是‘公平原则’。”特朗普这里所说的“公平原则”应当指的是里根总统时代美国 FCC 所废除的《公平经营原则》。

北京和田文化

然而,2017 年 1 月 20 日,随着奥巴马的卸任,特朗普正式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当奥巴马时代已经过去,特朗普及其团队的观点自然会极大地影响到美国相关政策的变化。特朗普上任之后不久美国正式退出 TPP 就是一个例证。

不幸的是,取消网络中立性法案也成为特朗普政府的目标之一。

奥巴马和特朗普各自的代理人

奥巴马和特朗普对于网络中立性的影响是只是立场层面的,要想真正推动它的改变,他们还需要各自的代理机构和代理人——FCC 和 FCC 主席。

奥巴马时代的 FCC 主席是 Tom Wheeler,他也是网络中立性的坚定捍卫者;实际上,Tom Wheeler 正是由奥巴马任命为 FCC 主席的。到了特朗普时代,网络中立性的坚决反对者 Ajit Pai 被任命为 FCC 主席。

北京和田文化

Tom Wheeler

值得注意的是,Ajit Pai 曾经是 Tom Wheeler 的下属;他在 2015 年 2 月的投票中投下了其中一个反对票。Ajit Pai 也曾在 2016 年 12 月的一次聚会中表示:网络中立性的原则“时日无多”,他还表示希望“废除这些阻碍投资、创新和创造就业的规则”。

2017 年 2 月,已经卸任的前 FCC 主席 Tom Wheeler 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他在 2013 年成为 FCC 主席之后,他每两周都要与 FCC 的委员们进行 1 到 2 个小时的交谈,其中就包括 Ajit Pai;然而在后来的 18 到 24 个月里,Ajit Pai 取消了所有与 Tom Wheeler 单独沟通的机会。

北京和田文化

对此,Tom Wheeler 表示,如果不坐下来好好谈谈的话,双方很难达成共识。

两届 FCC 对美国运营商的烂尾调查

在 Tom Wheeler 担任上一任 FCC 主席的时候,美国的几大网络运营商都曾经推出过“针对特定的音乐或视频服务免除流量费”的套餐计划。比如说 T-Mobile 的 Binge On 免费数据项目,Comcast 的 Steam TV 服务,Verizon 的 FreeBee Data 360 项目,At&T 的 Sponsored Data 和 Data Perks 项目。

北京和田文化

实际上,对于这些套餐计划,有许多网络中立性的倡议者表示坚决反对,认为这些项目损害了公平竞争,并成为网络巨头们任意挑选赢家和输家的工具。

于是在 2015 年 12 月,FCC 下辖的无线通信署开始向 T-Mobile、AT&T、Verizon 和 Comcast 四大运营商发起问询调查。然而这一调查持续了一年多,直到 2017 年 1 月都没有结束,而奥巴马和 Tom Wheeler 却都已经各自从美国总统和 FCC 主席的位子上离任了。

等到特朗普和 Ajit Pai 上任的时候,此 FCC 已经非彼 FCC 了。

北京和田文化

2017 年 2 月 3 日,在特朗普任命 Ajit Pai 为 FCC 新任主席 10 天之后,这一届的 FCC 下辖的无线通信署向上述四大运营商各发出一封简短的信件。信件通知称,无线通信署对运营商的调查已经被关闭,此前调查中的任何结论,都将是无效的,不再具备任何意义。

新任 FCC 主席 Ajit Pai 也在一份声明宣称 FCC 的确已经停止对四大运营商的调查;而且在他看来,那些流量免费计划深受低收入群体的欢迎,甚至加强了无线通讯市场的竞争。他还表示,未来 FCC 将不会再做此类调查。

北京和田文化

网络中立性被取消了,它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终于在 2017 年 12 月 14 日,特朗普和 Ajit Pai 不顾众人的反对,投票通过了对网络中立性法案的撤销。

站在今天的立场上来看,这几乎是一场因为利益立场和政见不同而导致的闹剧;在此过程中,真正受到网络中立性法案影响的人——互联网公司和普通群众——的利益却被近乎无视。在雷锋网看来,至少对于 Google、微软、Facebook 等巨头来说,这是一个坏消息。

北京和田文化

在上文中提到的那次采访中,Tom Wheeler 也表达了他对美国互联网的忧虑:

网络是极端重要的,宽带网络甚至能够定义 21 世纪;而人们之间的连接方式也将在商业和文化意义上定义人们本身。如果网络的大门完全被四大运营商掌控的话,美国的商业和文化将会面临一个存在性的问题。对此,我感到非常忧虑。另外,如果 FCC 和国会成为四大运营商的代言人,数万家其他企业和无数消费者也将势必受到影响。

Tom Wheeler 还把四大运营商比作 “Gatekeeper”(守门人)。他认为,如果“守门人”真的把持了网络,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人们公平地访问网络的机会,还有前沿技术的发展。因为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物联网等前沿技术都严重依赖于数据之间的连接,网络中立性的缺失会令人担忧这些技术的发展。

北京和田文化

目前,关于美国网络中立性的最新动态是,已经有数百名音乐人联署抗议 FCC 的投票结果。究竟网络中立性法规的撤销会对互联网什么样的影响,雷锋网将保持关注。